我在京都大阪幹甚麼。

和同事們的一場旅游 。

基本上是一趟走馬看花的旅程,這是預料中事。導遊是個嫁到東京的怡保人,英語裡仍夾帶著濃濃的馬式腔調,說著日本時還不忘記感慨日本當局對二戰歷史的否認態度,還曾經在帶日本團到新加坡時刻意安排二戰博物館的行程。每天趕鴨子式的衝景點和趕時間吃同樣味道的味噌旅游餐,常常都是還没看清細微就得離場,擁擠的景區裡都是中國口音,好像來到了寫滿日文的中國景區醬。倒是領教了日本人的簡約風格,清潔的環境,精緻的生活小細節。很喜歡京都這老城市,有一種想賴在那裡不想被旅游巴士載走的念頭。

不解的是那奈良鹿公园裡的野鹿們都被砍了角,據說是為了遊客的安全考量,只是被砍了角的鹿都沒有了它們的氣質,應該是被遊客喂食慣了吧,反而貪婪的像gasing hill 上無所事事的猴子們,看見鹿餅乾就失去衿持。

至於大阪嘛,行程裡似乎都在購物街要不然就像黑門市場之類的地方佔多數,印象也沒很深,改次得好好的走走了。 

 走在晨光乍洩的京都街上,享受著攝氏2度的冷空氣。

走在晨光乍洩的京都街上,享受著攝氏2度的冷空氣。

 看見國際語言嗎? 

看見國際語言嗎?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日本到處都是這樣的小車,看起來像卡通車醬。 

日本到處都是這樣的小車,看起來像卡通車醬。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以前都在日本漫畫裡才看見的日本高校生,一大堆一大堆的出現在眼前。 

以前都在日本漫畫裡才看見的日本高校生,一大堆一大堆的出現在眼前。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日本寺廟建築風格源於唐朝時期的影響,但卻有別與它。這屬於日本神道的寺廟以橙色為主。 

日本寺廟建築風格源於唐朝時期的影響,但卻有別與它。這屬於日本神道的寺廟以橙色為主。 

FullSizeRender.jpg
 日本神道裡的狐狸是天神的信使,有著高貴重要的身份,這和中國傳統裡的狐狸小姊有著天庸之別。

日本神道裡的狐狸是天神的信使,有著高貴重要的身份,這和中國傳統裡的狐狸小姊有著天庸之別。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
FullSizeRender.jpg